古人眼中的围棋,有着哪些寓意?
据《明实录》记载,朱元璋曾经下令:「若有不务耕种,专事末作者,是为游民,则逮捕之。」后世文人聪明地将围棋的象征意义扩大,「览其得失,古今略备」。有了这种比附,围棋的实用价值就已经明确,它不关乎人衣食住行这样的小事,而是可以以小喻大,体察兴衰成败。围棋与「五常」的有机结合是宋代完成的,《宋史 潘慎修传》里记载,宋太宗召潘慎修对弈,潘慎修的《棋说》即提到了棋道与儒家所推崇的「五常」之间的关联:「棋之道在乎恬默,而取舍为急。信则能克。君子知斯五者,庶几可以言棋矣。」此外,儒家的「中庸之道」在围棋中也有很好的体现。所谓「不偏之谓中,不易之谓庸。」通俗言之,「中庸」就是恰到好处。《礼记·中庸》:「中也者,天下之大本也;和也者,天下之达道也。致中和,天地位焉,万物育焉。」围棋中充满了证法,虚与实、攻与守、进与退乃至实地与外势,无不对立而又统一。在这种二元对立的矛盾中寻找一个合适的平衡点,正是棋者智慧的体现,能做到恰到好处,不正是做到了「中庸」吗?即如《棋经十三篇 合战篇》所说:「不可太疏,密不可太促。」「昭和棋圣」吴清源曾说过:「围棋就是用『中』,中庸调和,不偏不倚,不冷不热。」故而,他将自传取名为《中的精神》。也正是凭着对中庸思想的深刻领悟,吴清源才提出了以「和谐」为核心的「六合之棋」。

Author